今天是2019年11月5日 星期二,歡迎光臨本站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種神奇的草藥(五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樹新博客:一種神奇的草藥(五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韓正賓本名韓志文,中下等身材,鏊黑臉膛,五官搭配均勻,連臉上的雀斑也是對稱的,呈北斗七星之狀,和滿頭的自來卷黑發配套,活脫脫的的一個“拉非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中畢業后一心沉醉于書法,勞動之余專門看老中醫的方子。其實主要是想看老中醫的書法,沒想到歪打正著,書法練得一鱗半爪,反而把方子背得滾瓜爛熟,其中主要對王棗子和地方的疑難雜癥有了一種朦朧的認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得意的是,自己也受益于王棗子草藥。意想不到的好處,使年輕人感到了草藥的奇妙,深深地烙印留在了靈魂的深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考制度恢復了,韓志文連續兩年復習考上了中專商業學校,終于走出了山區,當從當地的公社糧站拿轉到城市的到糧油關系時,對天長噓一口氣,終于和山芋干“離婚”了。當地流行一句話“山芋飯,山芋鏌,離了山芋不能活”,自六零年以來,這里基本沒有擺脫主糧是山芋的陰影。小麥的產量很低,生產隊里人均常年不能分到100斤小麥,有的年份才幾十斤,靠這么一點細糧,那里能填滿肚皮,只是逢年過節的吃上幾頓驢打滾的大花卷,平時就干脆是整天吃“鋼盔窩頭”。因為山芋面做成面又黑又粘,蒸熟了以后油黑發亮,農家剛出鍋的窩頭就像士兵的鋼盔一般。農民形象地把山芋窩頭比喻成鋼盔。有的家人口多,又都在長身體,肚子里沒有油水,寡的腸子都是薄的,很快就把細糧報銷了。整年累月地吃上了鋼盔窩頭。大人孩娃直吃得胃酸肚漲,一看到鋼盔窩頭眉頭就蹙了起來,有的一提起山芋就條件反射地吐酸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細糧粗糧,農民和工人,農業非農業橫亙著一道無形的天河。山芋干如影形隨地跟著農民兄弟,未婚的青年男女都恨不得馬上離開農村,離開這山芋干的無形婚姻一般的纏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韓志文一晃兩年畢業了,混得油光滿面地走上了但是很香的工作崗位,當上了一名地區醫藥站的會計,名字也改成了韓正賓,以示和山芋干離婚的決心,因為坐大桌坐在正賓的席位上才不會再吃山芋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過幾年,干到了財務科長,副經理,經理的位置。當時的醫藥站真是了不得,人均年效益五萬元以上,是地方的納稅大戶,單位的職工福利很高,發東西都是煤氣罐一套,發錢都是幾百上千元。令人羨慕,要知道,當時的人均工資才幾十元啊。誰要能調到那里工作,非得有專員書記打招呼不可。韓正賓剛好趕上了,年紀輕輕的二十多歲的毛蛋孩子,居然越混越好。召開醫藥營銷會議,主席臺上一定要有三十不到的“老韓”的位置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樹新博客鏈接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d787a9f01000b2h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39557859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瀏覽手機站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南福彩